您好,欢迎访问邳州市慈善会官网! 今天是:2021-06-14 星期一
首页 > 慈善新闻 > 新闻动态
 
天地间第一流人物,中国慈善事业第一人

明朝朱元璋年间,有位叫范文从的御史,直言上书怼皇帝,自寻死路。


问斩前,朱元璋看到了他的籍贯,便叫他前来问话。


朱元璋问道,“你是范仲淹的后人?”


范文从答道,“臣是范仲淹十二世孙。”




接着奇迹发生了,朱元璋十分高兴,立刻赦免了他的死罪,还赏了他5张免死铁券——5匹锦帛,上书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。


那么范仲淹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,能让朱元璋如此宽待他的后人,连死罪都能赦免?


2


北宋年间,人声喧闹的大街上,有一个算命先生在摆摊占卜。


有个小男孩看到了他,悄悄走到他身边,请他为自己算一卦。


小男孩开口便道,“你帮我算算,我日后能不能当宰相?”


算命先生吓一跳,“你小小年纪,口气怎么这么大?宰相哪有那么好当的?你不行。”


小男孩听了有点不好意思,又有点失望道,“那你再帮我算算,我以后能不能当良医?”


算命先生奇道,“宰相和医生差的也太远了吧?”


小男孩一本正经道,“我的志向就是,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良相救国,若不能,良医救人。”


算命先生佩服道,“你年纪虽小,心肠却很好,以后一定能做良相的。”


小男孩后来果然成为了朝廷重臣,他救济学子,减少徭役,建立义田,善行惠泽天下。


他就是范仲淹。


3


范仲淹出生于公元989年徐州节度掌书记官舍,他两岁时,父亲就病卒于任所,母亲谢氏贫困无依,改嫁淄州长山人朱文翰,范仲淹也改从其姓,取名朱说(yuè)。


幼时范仲淹就生活在朱家,继父对他不错,母亲从小就教育他要读书写字。


他苦读于醴泉寺,家境贫寒,他便用两升小米煮粥,隔夜粥凝固后,用刀切为四块,早晚各食两块,再切一些腌菜佐食。




日子清苦,书倒是读了不少,渐渐地,学富五车的青年人跟同龄人之间的差距开始凸显,他与朱家其它纨绔子弟形成鲜明对比。


他们看不惯他,就对他冷嘲热讽,不姓朱,却花着朱家钱。


范仲淹十分困惑,回去问了母亲,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。


他很难过,不愿再寄人篱下,受人侮辱,便告辞了母亲,只身前往应天府(今商丘)求学。


他相信只有参加科考,出人头地,才能让他跟母亲过上好日子,不再受人责难。


母亲虽不舍,但到底支持他活出自己的尊严,便放他走了。


他在求学阶段,十分刻苦,日子也过得相当清贫。


冬天读书疲倦发困时,就用冷水洗脸,没有东西吃时,就喝稀粥度日。


旁人看他过得实在可怜,便送了他一顿美味的饭菜,却被他拒绝了,那人十分生气,也十分不解。


范仲淹道,“我今天尝到了美食,那么以后再吃粗茶淡饭就吃不下了。”

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范仲淹深谙此道。


这样的日子,他一过就是四五年。这期间,他博览群书,文韬武略、儒释道法、排兵布阵,都不放过。


他也从不抱怨生活的清贫,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
27岁时,范仲淹终于苦读及第,由“寒儒”成为进士,跨入仕途。


4


最开始他做的是基层的小官,从九品。


官位虽小,倒是有了俸禄,他把母亲接到了身边。


两年后,他升了官,第一件事就是恳求帝王,让他恢复“范”姓。


苏州范家是他的本家,虽谈不上有多富庶,但毕竟也算大户人家,以为他想要争夺家产,便不慎乐意。


范仲淹只好一再强调自己,“止欲归本姓,他无所窥。”


范家人见他没有夺财产的意图,只是想要认祖归宗,便不再说什么了。


皇帝也应允了他的请求,自此,他终于恢复“范”姓,有了根。




之后,他被调到了泰州管盐仓。


海堤年久失修,海潮倒灌,经常毁坏良田,百姓苦不堪言。


于是,范仲淹上书痛陈海堤利害,建议沿海筑堤。


这是件“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”的大事,朝廷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
可没想到刚开工就出了岔子,海水太猛,一下子卷走了200多条人命,所有人都认为此事不妥,必须终止。


但范仲淹不肯半途而废,他亲自下场,站在海水中间指挥。


海水凶猛地拍打着他单薄的身躯,然而他十分坚毅地站在那里,不肯服输。


所有人都被感动了,开始集结重新修筑堤坝。


他们成功了,1028年春,长达150余里的捍海堰终于修好了。后人把这个堤命名为“范公堤”。


可见从范仲淹开始做官起,就是一个心怀天下,且能坚毅地为百姓做实事的好官。


5


之后,范仲淹的母亲过世了,他回家服“丁忧”,接着被宰相晏殊推荐到了京城,开始了他仕途上“三进三出、三起三落”的人生。


范仲淹刚回京,就赶上了帝王家的一件“蠢事”。


彼时帝王宋仁宗,十九岁,还未亲政,大权旁落皇太后手里。


正赶上太后大寿,皇帝带着文武百官给太后祝寿,这并不合礼仪,然而无人敢说。


只有范仲淹大胆直言,“皇上孝敬母亲可以,是家事,但带着文武百官一起跪拜,便是国事,这样做,有损帝王尊严。”


这一番话把太后得罪完了。


晏殊也无语了,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,不要连累我?”


范仲淹道,“我正是为了不连累你才说的这番话,不然别人说你举荐的人毫无作为呢。”


接着他又写了一封长信《上资政晏侍郎书》,刚正严明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和原则。


虽然他振振有词,但得罪太后毕竟不是小事,他很快就被调离京城,去河州府任通判。


做通判就做通判,他去了地方,兢兢业业地为百姓做了许多事情,得到百姓的爱戴。


这是范仲淹的“一进一出”。


 

关注我们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邳州市慈善会 版权所有 电话:0516-86229020 传真:0516-86629020 邮箱:jspzcs999@126.com
地址:邳州市文化路19号,邳州市招生办(原老检察院)院内
技术支持:徐州慧网